中国上杭——教师进修网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进校处室 > 小学教研室 > 小学语文
【读书心得】把准教学的方向,让语文课变得有意思——读蒋军晶《瞧!这样的语文有意思》后感
发表日期:2019-05-30  [字体显示:  ]  [收藏]  [打印]  [关闭]
 把准教学的方向,让语文课变得有意思
——读蒋军晶《瞧!这样的语文有意思》后感
上杭县教师进修学校  曹勇珍

《瞧,这样的语文有意思》一书是蒋老师十余年教学经验的感悟结晶,与一般教师单单是教学经验的总结不同,蒋军晶的语文阅历以及他的思考,使他关注的是整个语文生态的生活问题,如何让语文变得有意思,让生活在语文生态中的师生们变得快乐,是他思考的核心。本书致力于建立一种这样的情景模式:语文不再是一种枯燥的学科,而成为师生们乐于沉浸其中的有意思的生活方式。

如何让语文课变得有意思?书中蒋老师给出了许多小妙招,其中,我对他提出的阅读教学的“四个方向”特别认同。

教学的方向一:多让学生体验

现在有很多孩子识字量很大,阅读量也不少,阅读测试的成绩也不错,可是看悲伤的场面不流泪,看幽默的细节不展颜,看唯美的画面不心动……有喜有忧,有笑有泪,这才是阅读的乐趣啊!可是,我们很多孩子终其一生都没有享受到过文学阅读的真正乐趣。为什么?蒋老师说,就是因为我们孩子在阅读时没有体验的能力,就是因为我们的语文课堂里忽视了体验。

体验到底是什么?“体验”就是凭借语言想象那时的画面,还原当时的场景,进入当时的情境。“体验”就是通过语言进人到人物的情感和世界观内部,感受人物的喜怒哀乐,了解人物的所思所想。具备“体验”能力的人,特别善于设身处地,善于入情入境,善于将心比心,善于感同身受。没有体验的语文知识是死的知识,没有体验的方法是无用的方法,没有体验的主题思想是没有意义的主题思想。

如何带领孩子去体验文学作品?蒋老师以《祖父的园子》为例,告诉我们一些方法:一是朗读,那种方式新颖、不厌其烦的反复读,读本身就传递着一种情绪;二是丰富“阅读先见”,补充“祖父的笑”“萧红的生平”等资料,阅读的前备知识越丰富,阅读时感受也就越多;三是问一些移情类的问题,“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做?”“你做过这样的傻事吗?”……蒋老师偏爱从分析文章“表达特点”来切入。在《祖父的园子》这篇文章里,萧红那种表面稚拙的语言背后却充满着情感张力,这在文学史上是非常独特的,这也是和她追求自由生命的理想是一脉相承的。这样的语言,就是要引起孩子的关注,并且以一种孩子可以接受的方式带领孩子去感受。“偻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,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。黄瓜愿意开一朵花,就开一朵花,愿意结一个瓜,就结一个瓜……”你根本就不用分析,你读着读着,自己仿佛就成了那些偻瓜、黄瓜、玉米了,自由、快乐、幸福、随意、无忧无虑、无拘无束……种种感觉就自然流淌出来了。对于祖父,这个萧红生命世界中唯一带给她温暖与爱的亲人,萧红更是写尽了依恋,她在祖父面前任性撒娇,真的是“想怎么样,就怎么样”,自由自在,率性而为。如果学习《祖父的园子》这篇课文,不带领孩子去体验这些,或者说孩子完全体验不到这些,那他能真正享受到阅读的乐趣吗?他会喜欢《祖父的园子》、喜欢萧红吗?他会喜欢文学吗?

教学的方向二:多学习表达

语文学科的本位价值是什么?——《课标》指出“学习语言文字运用”。沈大安老师说:“教学一篇文章,要弄清它‘写什么’,更要了解它是‘怎么写’的。”如何带领孩子们学习表达呢?

1.抓住有特点的语言现象

蒋老师认为有两种语言现象特别值得关注:一种是有规律的语言现象,一种是“陌生化”的语言现象。

小学语文教材中有规律的语言比比皆是,需要我们留心去发现。《花钟》的第一自然段如果让学生细细品味,可以学到汉语表达方式的许多规律:

凌晨四点,牵牛花吹起了紫色的小喇叭;五点左右,艳丽的蔷薇绽开了笑脸;七点,睡莲从梦中醒来;中午十二点左右,午时花开了;下午三点,万寿菊欣然怒放;傍晚六点,烟草花在暮色中苏醒;月光花在七点左右舒展开自己的花瓣;夜来香在晚上八点开花;昙花却在九点左右含笑一现……

这一段除了拟人的修辞手法、移情的观察角度、多样化的表达方法之外,仅就“时间”的写法来说,就有几点值得学生注意:一是按时间顺序写,这才便于读者想象“花钟”的开放;二是用上了“左右”的意象,使表达更加准确,而且有的加上“左右”,有的不加“左右”,避免了累赘重复;三是表示时间的词语在句子中的位置有变化。这三点看似平常,但对三年级学生来说却很有价值,因为它体现了汉语中时间状语位置的一般规律——或在句首,或在句中。蒋老师觉得语文课就要侧重教这些。然而,我们有的老师上这课,却让学生去记去背“几点钟开什么花”,让学生去查资料去拓展“一天一夜24小时分别开什么花”。我不是说这些学习活动没有意义,任何学习活动都是有意义的,但是对于语文课来说,这些设计就有点“捡了芝麻丢了西瓜”的味道了。

那“陌生化”的表达又是怎样的呢?“陌生化”的语言是指我们平时比较少见的表达方法,它们较多地出现在文学作品中。如《慈母情深》中有一个语段:

背直起来了,我的母亲。转过身来了,我的母亲。褐色的口罩上方,一双眼神疲惫的眼睛吃惊地望着我,我的母亲……

这个语段的写法跟我们平时习惯的表达方法不同,常规的表达方法又是怎样的呢?“我的母亲背直起来了,转过身来了,褐色的口罩上方一双眼神疲惫的眼睛吃惊地望着我。”但是作者把这个长句子一分为三,主语后置,既有排比,又有倒装,好像电影的一段慢动作,表现了“我”感受到的母亲劳动条件的恶劣、工作的劳累,以及生活重压下母亲的疲惫、迟钝、衰老……如果细细品味,学生可以学到怎样用特殊的语言形式来表达强烈的思想感情。

不论是规律性的语言还是“陌生化”的语言,对学生的语言发展都有较高的价值,我们在选择和确定教学内容时都不要错过。

2.引导学生像作者一样思考

如果你的学生读完一篇文章后愿意跟你交流感想,你真是要感到庆幸。一个读写转化能力强的成熟的读者,经常会从“表达”的角度去读书,会在阅读的过程中,像作者一样去思考,例如提出以下问题:

我喜欢文中哪些内容和语言?能结合自己的生活和阅历谈谈对这些内容和语言的理解吗?

若也提供给我相应的材料,假如让我写篇文章,我将如何从所读文章中有所借鉴、有所创新?如何行文?

我能针对自己写作方面的薄弱环节,从中能有所领悟和吸收吗?——比如作者的内心感受、选材风格、表现手法、语言特色。

我从中汲取了哪些语言方面的信息?

作品的哪些地方引发了我的联想和想象?为什么会引发我产生这些联想?

标出文章中不理解的语句,我能就文章各方面进行质疑呢吗?——包括返现不理解不明白的问题;捕捉自己阅读过程中的灵感和顿悟;对文章评头论足、发表见解;对文章的某些说法,敢于怀疑并提出自己的看法和观点。

我能就作品或作品展示的内容开拓阅读吗?

我能替作者改改文章吗?并说说理由。

假如我想向我的好朋友推荐此文,我会怎样介绍?

……

语文教学的方向应该指向体验与表达。蒋老师的很多阅读课就是带领学生研究作者“是怎么写的”,是在教“表达”。

教学的方向三:多学习策略

“阅读策略”指的是为了达到某些阅读目标,所采取的一系列有计划的阅读方法和技巧。我们平时的很多教学行为,稍微调整一下,就可以从“教知识”转向“教阅读策略”,从“教课文”转向“教阅读”。

我们让学生理解一个词的意思,直接告诉他意思,或者进行简单的问答,那就是“教知识”。但是,如果我们让学生努力通过以下途径自己去理解词语的意思,那就是“教阅读策略”。因为这样教,学生以后碰到不理解的词语,他就有解决的方法可以选择。比如:

重读句子,寻找可能提供线索的想法与字词。

把难倒你的字词之前的两三个句子读一遍,找出跟字义有关的线索。

把难倒你的字词之后的两三个句子读一遍,找出跟字义有关的线索。

找出该字的字根,思索其意义。

你是否在其他情境或书中看过或听过那个字?

想想此时的情节,看看是否能够提供一些字义的线索。

当我们把从阅读和学习中得来的方法运用到我们的教学中时,专业课程的学习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。在新的教学模式中,我们可以这么做:

设计一些阅读人物,以激活背景知识;确立目的,并且提出一些问题来激发求知欲。

阅读的时候,让学生运用一些比较活跃的教学方法,比如同桌、小组讨论,交换意见和澄清自己的观点。

向学生展示我们的思维过程,并让学生把他们自己的思维过程显现出来。

设计一些能激发学生运用高级思维模式的活动。

认真研究课程标准的要求,从而挑选最必要的内容进行教学,使阅读更有深度。

教学的方向四:多练习思考

问题本身没有好坏之分,但是从教学这个角度看,确实有一部分问题,能够引出更强的思考动力,引发更强的追究企图,导出更多疑问和探究动能。

1.要多提诠释性的问题

诠释性的问题是相对于事实性问题而言的。如:这篇文章出现了几个人?这个故事发生在什么时候?主人公穿了一件什么衣服……以上这样的问题都属于事实性问题,学生能够通过简单或粗略阅读就能完成。而诠释性的问题,应该这样问:最让你印象深刻的角色是谁?这篇文章中,最适合拍成电影的是哪一段?

2.要多提延伸性的问题

延伸性的问题是相对于陈述性问题而言的。陈述性问题可以直接在书中找到答案,多以“为什么”开头。延伸性问题是根据书中内容而延伸出的题目,多以“假如”开头。例如:你有没有遇过和书中相同的情节?书中的人物最像你生活中的哪个人?在你看来,书里哪些部分最贴近现实生活?这本书让你重新思考自己哪些类似的经验吗?

3.要多提开放性的问题

开放性问题是相对于认同性问题而言的。认同性问题是指向一个标准、统一答案的问题,或者直接给出答案要求为答案寻求解释的问题。如:你认为《夏洛的网》好在哪?你从哪里看出夏洛和威尔伯的友谊深?开放性问题:你想去南极洲旅游吗?请你利用“南极洲简介”和“来自南极洲的信”的内容,说明你想去或不想去的理由。

只有触动学生心灵的语言和引发学生深层次的思考的问题,才能让我们的教学更好地敲动孩子充满灵动的头脑和思维,才能为他们的未来负责!

有意思的人才能教出有意思的语文。怎样让自己有意思?潜下心来读书、钻研,学习的同时保持自己的想法,从学生成长的角度设计课程,还要永葆一颗真诚有趣的童心。要做到这些,很难,所以能做到的蒋军晶老师才令人钦佩、赞赏。

 【收藏】 【打印】 【关闭
“中国·上杭”网站群首页